驯悍记

【驯悍记】
作者:温柔与暴烈
字数:1万
——他们说,按照物质不灭定律,这世上从来没有会真正消失
我叫伊娥。
没有人见过夜晚九时至凌晨五时之间的我:都市的深夜黑沉如海,橱窗是贝,街灯是珠,大小车辆是鲸或虾,而今夜我是唯一的王,以黑皮衣与绳,以链与鞭,以成年女子的温柔与暴烈,在欲望国度里尽情掌控。
白天,我不过是个娱记,在电视台、晚会现场、记者招待会等处,搜寻花边新闻,素颜,布衣,平鞋,黑框眼镜,微笑时,露出我细小晶莹的牙,整个人是一条纤弱清瘦的小蛇。
居然没人想得到:蛇,其实只是龙的蛰伏状态。
我是在新曲季选颁奖礼上遇到他的。他叫小凯,本季度最年轻、人气最旺的当红炸子鸡,不耐地在后台坐着,晃着腿,眼睛看到天上去。那么年轻的脸孔,十九,二十?
我上前,「杨先生,我是《**报》的伊娥,……」客气地递过名片,他信手一推,名片便脱手而飞,他看也不看我一眼,跳下桌,扬长而去,新染的金发一场。 本文来自nwxs5.com
我一向讨厌骄傲不驯的男人,仅胜于厌恶骄傲不驯的女人。
但我只是微笑着,丝毫不露尴尬地退下。
啊,他叫小凯,他的皮肤如玫瑰,双眸是宝石黝蓝,脸容天真里涌着邪气。T恤外的手臂肌肉隐隐,而T恤里,看得出他强壮的,豹一般的小腹,转过身时,看见他牛仔裤里,是我所见过最完美、结实、浑圆而翘的臀。
因为太知道自己的美丽,烈焰亦融不了他的冷漠与无情,他顾自扬眉,挺胸,任性而危险。而桀傲的少年,会格外期待情人的调教。
——我一向知道谁是天生的奴隶,甚至比他们自己还更早知道。
驯服他,一定会如驯服沙漠里一匹汗血宝马,莫大的挑战与喜悦。
多么渴望,如伊丽莎白女王面对她待征的大片疆土,待俘虏的臣民。
由是我指尖便生出轻微的疼痛与汗。
傍晚的时候,我开了车,带了一副墨镜,跟着他的一路冶游,他身边:狂热的追星族、野性小妹子、艳妇,不住变换。我只是沉默地,开着我的小小富康——非常非常象一辆出租车,跟随着。

nvwang.icu


凌晨时分,他才从酒吧间出来,醉醺醺地招车,我停下,他拉开车门一头钻进来,稀软地靠在座上,「去东城。」
将车开出一段后,徐徐停下,我说:「先生,请您戴上安全带好吗?」
他骂:「我靠,你这小婊子怎么这么多话,老子不爱带。」
我温婉地陪着笑,「我帮您戴。」
伏在身去,把他的脚搁在应当的位置上,再起身,把他双手摊开,放在身子两边,把安全带拉起,缠着他的腰,扣紧,
再看他一眼,轻轻按下机簧:手铐与脚铐准确无误地弹出,封住他的四肢,「卡嗒」一声锁住。他顿时一动也不能动了。
  • 标签:主人(6458) 屁股(2113) 奴隶(2383) 在他(261) 我是(951) 把他(121) 你是(158) 藤条(22)

    上一篇: 高中虐爱生活

    下一篇: 魔女王朝